灰尘

全职高手 霹雳道友
专注歪重点一百年

为什么我看完典型黑帮情仇类的血淋淋的《文昌街》,想到的竟然是这首歌?……

也许……逃亡,鲜血,背叛,信任,忠诚和爱情,越是激烈,越是适合用平静安然的语气复述。

往事如风,往事如云。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云乘着风飘在水面上,到很久很久以后。


(虽然网上好像已经有翻译了但还是自己手痒了……)

思ひで   词:铃木常吉  曲:爱尔兰歌谣

君が吐いた白い息が     今ゆっくり風に乗って     

(你呼出的白色气息, 如今缓缓地乘着风)

空に浮かぶ雲の中に    少しずつ消えてゆく       

(一点一点地消散在, 空中的浮云里)

遠く高い空の中で  手を伸ばす白い雲  

(在遥远的高空中, 伸出了手的白云)

君が吐いた息を吸って  ぽっかりと浮かんでる

(吸入了你呼出的气息,悠悠地飘浮着)

ずっと昔のことのようだね    川面の上を雲が流れる

(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呢,河面上有白云漂流) 

×××××××××××× 

照り返す日差しを避けて 軒下に眠る犬      

(避开了阳光的返照,狗儿在屋檐下睡着了)

思い出もあの 空の中に 少しづつ消えてゆく

(回忆也, 一点一点,消散在那片天空里)  

この空の向こう側には もうひとつの青い空   

(在这片天空的那一边,还有另一片晴空)

誰もいない空の中に ぽっかりと浮かぶ雲

(谁都不在的天空中,白云悠悠地飘浮着)

ずっと昔のことのようだね    川面の上を雲が流れる

(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呢,河面上有白云漂流) 

××××××××××××

repeat


这是最近没有任何更新的主要原因……之一……

苍天啊大地!我总算可以跟这个魔性的游戏Say Goodbye了(没有胆量再去挑战完全版

总之,再玩2048就砍手!

兼职麻瓜 1

1. 跟 @青山为雪 太太聊天聊出来的脑洞,里面有些梗是她的手笔所以坏掉的不止是我一个人

2. HP paro好像不少,本来我只是想搞个梗楼的,现在也是半文半梗的款。如有撞梗纯属巧合,要拍之前请先试试联系我删改?

3. 虽然说是HP paro但只是借用了些名字,基本上可以当成私设的平行世界来看,比如说可转院,学生基本是大学生的年纪之类的。

4. 勉强算有双花,黄喻黄,韩叶韩,包罗之类的CP倾向,其实和无CP也差不多。还是那句话,叶修中心其他自由心证。注意:罗辑ooc的程度跟po主逻辑坏掉的程度差不多。




兼职麻瓜


       今天之前罗辑并不知道自己是个麻瓜。话说回来,今天之前他连麻瓜这个词都没听过。

       他现在知道了。

       怎么知道的呢?因为他正被一群穿着长袍戴着画上才会看见的那种巫师帽的怪人围着品头论足中。

       黑袍那个脸罗辑没看清楚因为他只看了一眼就吓得想要双手奉上书包,睨着他双手抱胸说:“是个麻瓜。”

       旁边白袍那个放下放大镜,在自动卷屏的浮空羊皮纸卷上写了一堆谜样公式之后,点了点头:“麻瓜无误。”

       罗辑虽然很茫然,但习惯性地想看看写的到底是什么公式。他还没探头,一堆飘逸的蓝绸衣料便裹着呼呼风声绕着他转了几圈,转得他头晕脑胀。好不容易等这人停下来,脸都还没来得及看清,就听见话如泥石流一般滚滚倾泻而来:“这货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横看竖看前看后看正看反看拧成麻花看都没有哪怕一点不是麻瓜的样子啊!有我纵横魔法史千年文献记录的巨大阅读量打保票,绝对不会有错。虽然在BC203年魔法大融合时代确实有那么一条疑似记载但是我们都知道那时候基础魔法理论都还完全没有系统化更不要说探知魔源这么冷门的……”

       “少天。”有个穿着灰色袍子的人跟了过来,带着笑意。这一声效果跟摩西分红海似的,瞬间制止了泥石流蔓延。这人转过身来,微笑着对罗辑说:“先别慌。你稍微等等,待会我们就慢慢解释给你。”

       罗辑这才意识到,眼前这状况让他太茫然,以致于他完全没空注意到自己慌得出了一身汗。而灰袍人的微笑和安慰的确安抚了他。他定了定心,开始能慢慢地注意周围但还是很小心地不往那个可怕的黑袍人的方向看

       他周围还有好些人,都在兴味盎然地看着他,其中一个穿着华贵的墨绿色丝绒长袍,帽尖还颤颤巍巍地缀着一颗特别漂亮的小金星。他朝罗辑撒了一把闪闪亮亮如星尘碎屑般的银色灰雾,之后又说了些什么。但是罗辑既没有听见这人说的什么,也没有注意到银色灰雾还没落地就凭空消失了因为他的注意力全在那人的o_O上。他盯着那人看了好一阵子,直到对方注意到他的视线,回了一个挺和善的笑容。

       自己居然盯着人看了这么久,真是太没礼貌了!罗辑立刻心虚地低头反省,却听见身后一声轻笑。旁边的人们都在激烈地讨论着,四下一片嗡嗡声。这嗤笑声音不大,却很清楚。

       罗辑转头就看见一顶彩虹似的帽子,下面有张特别‘哥懂你心情’的脸,合起来看,那是要多添堵就有多添堵。

       “唉呀,难得一见的东西多看两眼,挺正常的不是?没关系,别在意。”那人特意瞅着绿袍人笑了笑,拍了拍罗辑的肩膀。“我呢,叫叶修。这位小同学你叫啥啊?”

        还没等罗辑开口,一团喊着“老大!老大!”在叶修肩膀上蹦达的东西就顺着他的手跳到了罗辑面前。

       “啊!!!!”罗辑喊出了自己的历史最强音。

       就是这个!


===============


       这团东西,就是今天一连串罗辑梦游仙境奇遇的开端。

       一切都得从地铁电梯说起。

       现在想想,如果不是因为学校离家只有八站路而拒绝了父母亲陪同报到的提议,他就不会被阿娘强塞了太多行李;如果不是因为行李太多不得不一手挟着被褥一手拖着行李箱嘴上还咬着一时半会找不到地方放的车票,他就不会弃自动扶梯而选择箱式电梯;如果没有选择箱式电梯,他就不会走进那个不知道被哪个熊孩子把所有楼层都揿亮了的电梯间;如果他没有走进那个电梯间,他就不会因为要放下行李而半歪着身子伸出手去把楼层按钮再一一从下往上揿灭了。

       在罗辑按下最后一个按钮的同时,一团白乎乎的东西不知从电梯哪里蹿了出来落在了他头上,然后电梯灯一闪,他就被莫名其妙地送到了一辆怎么看怎么诡异的地铁前——要问它为什么诡异?因为车厢上方伸出了无数只机械臂,把站台上同样带着不少行李的年轻人们一个个拎进车厢里去啊。

       还没等罗辑开始质疑自己的镜片度数,他就听见一头传来车长“要迟到了压力山大啊!”的喊声。一阵疯狂的摇铃声过后,几只机械臂七手八脚地把他扫进车厢。然后车就这么开了。

       这是要去哪儿?!

       我这是在哪儿?!

       罗辑默默地风中凌乱了。不过他不愧为一名成绩优异附推荐信的数学系学生 · to be,尽管眼前这题目看起来是没法完全读懂了,罗辑还是认真努力地投入到求解的过程中去。 

       于是他拖着行李开始穿越车厢,寻找能够看得懂的线索。

       罗辑最先通过的几节车厢不知为何爬满了各种奇怪的植物,活像个小型热带雨林。在那里遇见的人大多在起劲地交流着这些植物的生长状况,其热情程度不亚于一堆互相攀比炫耀自家宝宝的妈妈婆婆们。罗辑想都没想就加快了离开的步速。

       接下来的几节车厢飘荡着非常奇怪的味道,就好像几年没清洁过的冰箱一样,掺和着各种蔬菜肉类水果无机物有机物和化学药剂的气味,偶尔看见的人或者端着个小坩埚,或者伏在个大坩埚前,一边fufufufufu地笑着一边搅拌着奇怪的溶液。罗辑又加快了步伐。

       接下来车厢里的人倒是让罗辑很有亲切感。他们大多抱着一本或者几本厚厚的大部头书籍,满满的文字和公式充斥着“学渣走开,我们只和学霸做朋友”的气息。可惜罗辑虽然想在这里尝试和他们沟通一下,这些人却大多埋首书页,完全没有注意到罗辑的存在。

       罗辑继续加速通过了后几节车厢,里面的很多东西都在不停地变来变去,好像造物主对它们的存在形式始终不满意似的——也确实该不满意,这里的造物主看起来特别地蹩脚,变出来的东西不是缺根腿就是少只眼的。

       走到这里的罗辑开始觉得这个世界也许不会好了。

       幸好,最后一节车厢除了气氛有点像装满了去远足的高中生的旅行车之外,其他看起来都挺正常的。罗辑鼓起勇气和一个也戴着眼镜,刚放下手里书本的男生搭上了话。

       听完罗辑的描述,这个气质挺冷静的男生也难免有些诧异。他想了想,让罗辑留在了座位上,自己去了前面几节车厢找来了几个看上去更大些的男生。    

       这些人对罗辑都挺友善的,只是他们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其中一个问罗辑有没有收到过荣耀沃兹学院的通知书,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就再没说什么了。

       荣耀沃兹是啥?罗辑确定自己没听说过本地有叫这名字的学校。

       ……然后车到站之后在据说是教授休息室的地方就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


       在叶修虽然不怎么严肃认真但意外地简单好懂的讲解帮助下,小罗辑同学总算有点儿搞清楚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了。

       按照叶修的说法,某个特定的姿势和按键顺序是启动那台特殊电梯的必要条件半歪着身子,从下往上按按钮吗?!by罗辑。那台电梯是通往魔法世界地铁的其中一个出入口。这辆地铁,则是装载魔法学院荣耀沃兹学生来学校的主要交通工具。

       这些传送点都有保护措施,只有具有魔力的人才能启动,但是不知为何当那个名叫“包子”的神奇生物出现在他身边时,原本没有魔力的罗辑却“显示出了非常类似魔法特征的波动”by围观的张先生,而根据围观的黄先生判断这在漫长浩瀚的魔法世界历史里,也是极其罕见的孤例。

       总而言之,一连串巧合为小罗辑同学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所,所以说……现在怎么办?我还要赶去大学报到,下午四点半就关门了。”即使面对如此玄幻的新世界大门,罗辑的担忧也非常脚踏实地。

       白袍人又掏出了一卷羊皮纸。他看了看,回答:“根据魔法部的保护麻瓜权益和防止麻瓜窥视条例,我们会对你施放遗忘咒。这个咒语会造成短期的轻微记忆混乱,但没有任何长期影响,预后良好。我们会把你送回原处并替换所有有关魔法世界的记忆。你比较偏好‘扶起了摔倒的老奶奶于是被她讹诈导致差点迟到’还是‘扶起了摔倒的老奶奶于是被她拉住推销自己的外孙女导致差点迟到’?”说完,他便从怀里掏出一只银色的雕花怀表来。

       就没有正常点儿的选项吗?

       罗辑先是安心,却又觉得一阵怅然。经过这么一阵折腾和惊吓,离开这里,回到他该去的地方,让一切回复原状他理应觉得求之不得。

       可是……

       “小张啊,这事儿也不一定要非得这么处理嘛。”叶修突然懒洋洋地开口,“虽说条例是这么规定的,但是现在加上包子(停在罗辑肩头的那团东西应景地跳了跳),他不是也算有魔力波动了,收下他当学生也不算违规。是吧,老韩?”

       可怕的黑袍人哼了一声,没支持也没反对。

       见其他人似乎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叶修低下头来看着罗辑:“你觉得呢?是要回大学报到?还是进我们学校?”

       罗辑揪紧了书包,包里有他用了好些年的文具和工具书,它们摸起来那么熟悉,那么实在;而眼前的一切又那么荒诞不经,奇怪的衣服,奇怪的工具,奇怪的生物和奇怪的人……

       仿佛是看穿了他的犹豫一般,叶修抿唇笑了笑:“年轻人,就不想试一试冒险吗?”

       也不知被他说中了哪里,罗辑咬着唇,脸涨得通红,半晌他鼓起勇气:“我,我要留下来。”

       “行。那这事儿就这么愉快地定下来了。”叶修一摊手,“欢迎来到魔法世界,从今天开始起你就是个兼职麻瓜了!”快看po主最后点题了!

       罗辑肩头的包子打了鸡血似的又蹦达着喊起来:“小弟!小弟!小弟!”

       啥?!

    

======


       最后的最后,围观了整个事件的黄先生总结道: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年轻人不要太逞能不要太崇尚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有空要多和家人在一起。比如说这位小同学,如果一开始就和爸妈一起行动,就不会搞出这么多事情了最后被糟糕的怪蜀黍拐带了对吧对吧对吧对吧

       事件受害者罗辑抓狂:谁搞出这么熊孩子的开启动作的啊?!


 【一、今天开始魔法学徒】完